TOMOCHIN.

不知道什么时候写,懒癌晚期。

Roommate

*PoddEarth

*有私设,ooc

*上

Earth觉得他的同居人有些奇怪。


他的同居人,Podd。
自从New将Podd介绍给他时,他们便因为性格爱好一拍即合而搬在了一起。起初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随着时间的增长,这种感觉愈渐强烈。


比如Podd总是神神秘秘地滑着手机,在他凑过来时反射性将手机倒扣或是藏进怀里,再神态自然的转移话题。比如Podd戴着耳机不知道看些什么,神色多变,有时还会拉下脸来。比如一手撑着脑袋眼神涣散,正对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正如现在。


“P'Podd,P'Podd!”Earth无奈得提高音量,手机也被扔在一边,只为了眼前精神不知道飘到哪里去的人回魂。“呃呃,Earth。”撑起脑袋的男人将胳膊随意搭在扶手上,上半身向沙发背靠去的同时抬眼注视着Earth的眼睛。“怎么了?”


“…P'Podd,已经中午了啊。”被人直视的感觉仍让Earth感到不适应,嗫嗫着叫了对方之后才想起自己的目的。此时正是阳光最毒辣的时候,连续的高温令热爱健身的Earth也不愿意出门觅食或者自己解决,先前被遗忘在一旁的手机被重新捏进手里,给人展示出外卖页面上的诱人食物。“我想要点外卖,你有想吃的吗?”


于是对面的人又开始咧嘴笑起来,就连声音也载着愉悦羽毛似的轻飘飘的传过去,那双好看的眼睛都快完全眯成一条缝。“哦,那就要跟Earth一样的。”


这个哥哥,太奇怪了。
Earth一边想着,一边点了两份海鲜炒粉。

记梗

1.瑶墨 秦沐
 捉鬼师瑶×怕鬼阴阳眼墨
 占卜师奋×黑猫沐
 一边捉鬼一边谈恋爱
 秦奋:秦子墨网友兼学长,读研中,因住宿问题而搬到学校附近,后住进秦子墨宿舍,因小时候在西方长大而性格开朗,初时是个半吊子占卜师。
 韩沐伯:秦奋搬的公寓附近的黑猫,一直被视为不祥的象征,多次提醒秦奋无果,最终出面与靖佩瑶合作,后与秦奋一起住进秦子墨宿舍。
 靖佩瑶:家中有人信佛,却是捉鬼世家(道),为人低调,自从遇见秦子墨之后偏偏多次被卷入事端,却也为平静无波的生活带来一丝趣味,与秦子墨同宿舍。
 秦子墨:天生阴阳眼,却胆小怕鬼,遇见靖佩瑶后先被赠符后被赠佛珠摆脱了每天见鬼的生活,经历几次捉鬼之后也稍微学会了几招,与靖佩瑶同宿舍。
 左叶:靖佩瑶远亲,父母双亡,从小借住于靖佩瑶家,靖佩瑶初次回家之后出现,从此便时不时上线。




2.奋墨
 久经情场老司机奋×自以为单恋九瓶油清纯大学生墨
 瑶墨两人自幼熟识,墨墨从小就跟着瑶哥屁股后面自以为是喜欢,瑶哥只把墨墨当弟弟。有次墨墨去酒吧缠着瑶哥,正巧碰上与老友韩沐伯联络感情的秦奋,全程轻松无虐。

记梗

1.毕淳 
黄新淳因为生病而口不择言说出分手的话,在以为毕雯珺的沉默是同意的意思的时候难受得窝在被窝里昏昏沉沉的睡着,但是依然有感觉到被人照顾的意识…反正就是打着分手的旗号闹别扭秀恩爱的故事。 
 
 
 
2.毕淳,正贾 
因为一段时间以内的毕廷火起来的架势,Justin醋包凭着出色的撒娇(耍赖)功力与黄新淳达成共识双方合作气毕廷,以对方吃醋为目标,双双秀恩爱的故事。

记梗

1.主AePete ,副TinCan,klano
Ae,Can,Techno,Pond,Good是一个乐队,Ae的宿舍有吉他所以暂定为吉他手,Can没有理由就是想要他做鼓手(我喜欢的乐队鼓手都是小可爱),Pond定为贝斯因为他觉得贝斯很帅容易撩妹(但是没想到经常是Gay吧邀请他们演唱),Techno因为温柔(呆萌)的特性正在纠结是副吉他还是键盘,Good是主唱(国王的命令里和Mark一起唱K的时候剧情里是满分,和Nic一起作为klano的僚机)。
Pete,Tin,Kengkla是一个圈子的少爷们,Pete因为单纯善良的个性受到Tin和kla的保护。kla依旧是高中生设定,与Nic是同学。
故事的开端是Pete因为受自己的性取向而苦恼误入Gay吧被调戏而不知所措的时候Ae的及时帮助(无语我好爱这种情节)。

2.AePete
Pete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男团成员,少女粉丝众多,Ae的好友Pond的女友Cha-Am是其中之一,一次粉丝见面会Cha-Am因故无法前去,各种威逼利诱什么的让Pond去参加粉丝见面会并且带回来Pete的签名,Pond硬拉Ae一起去。
Ae是一名专业的摄影师,偶然之间成为了Pete的站哥,正是因为Pond的行为,才让Ae快速掉马(不是)。

依旧不会起标题

毕雯珺×黄新淳
欧欧西 随便写写
绝地求生背景


*未来,和平成为世界主流。但出于战略意义上的考虑,各国依然保留着军人这一职业,并普遍将其向高度精英化的方向训练和培养――即特种兵。
出于对特种兵实战演练战术以及训练成果考核的需要,各国约定每隔一段时间,便进行一场世界范围内的联合军事演习。
目标是考察特种兵在恶劣条件下的搜集侦查与野外作战能力,并以此挑选出最强特种兵。



黄新淳已经在这座洋房的阳台上趴伏很久了,队友在之前已经全部因意外被淘汰。他捕捉到远处的树林里跑出了一个人,快速瞄准对方发射了一记颜料弹。他在心里粗略的计算了一遍,抬头看了眼天色。
安全区的范围又快要缩小了。
周围的特种兵已经被清理干净,黄新淳当机立断起身跳下阳台,前往公路寻找汽车。好在他运气不错,在安全区范围缩小的时候找到了一辆硬顶UAZ越野车。



越野车顺着公路向安全区驶去,路上竟没有遇到一个人。
黄新淳微微蹙眉,在安全区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下车,重新趴伏在地上伪装,架好AKM以便狙击来人。
天色逐渐变暗,小岛之上的天空被橙红晕染,前方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黄新淳严阵以待,时刻准备扣动扳机。


“黄新淳,我知道你在。”


熟悉的嗓音使黄新淳稍一愣怔,来人是毕雯珺。
他大大咧咧的走过来,没有一丝一毫的伪装,而后微微偏头朝黄新淳隐藏的方向笑,张开双臂丢了手中的两把冲锋枪。
“黄新淳,打我吧。”
黄新淳的手指仿佛不受控制得僵在扳机之上,愣愣的看向逆着夕阳而笑的毕雯珺。
“黄新淳,用你擅长的那把AKM,朝我开枪。”


黄新淳最终开了枪。


军区派飞机接回了演习的特种兵们,特别表彰了黄新淳。
黄新淳所在的乐华小队围着他闹,他却只看向被迫分到其他队伍行动的毕雯珺。演习时蹭上的脏乱早已被洗净,毕雯珺的眼神也正对准他。
“为什么…”
毕雯珺上前送给黄新淳一个拥抱,以庆祝他这次的好成绩。他悄悄的把黄新淳的脑袋摁在自己胸膛上,大手顺带着揉了揉软乎乎的头发。


“哪怕是演习,我也不想你在我面前倒下。”


*来自绝地求生背景

按摩

毕雯珺×黄新淳
欧欧西  随便写写


极度安静的宿舍仅有他人熟睡的呼吸声,毕雯珺侧卧于被窝之中,掩盖住了手机散发的光芒。手机早已变得发烫,毕雯珺食指缠绕着耳机线,把黄新淳去按摩的片段反反复复看了无数次。
屏幕中的人笑意盈盈的躺了上去,还撒娇似的朝按摩师傅撒娇:“哥哥你轻点啊。”
他终于把手机放下,长时间看手机使他眼睛酸涩,疲惫的闭了闭眼。“吱呀”的开门声在安静的夜里十分明显,毕雯珺睁开眼睛,把头从被子中探了出来。
是黄新淳。


黄新淳小心翼翼得进来,因为怕吵醒其他人而光着脚,直奔毕雯珺而去。他蹲下来趴伏在床边,亮晶晶的眼睛直视毕雯珺,脸颊压在胳膊之上堆起软肉来,委屈巴巴朝他撒娇:“哥哥,Justin打呼噜,我睡不着。”
毕雯珺让黄新淳睡到床里,闷不做声的替他暖脚。两人头对头挤在一张小床上,呼吸都相互交融。
在黄新淳昏昏欲睡时,毕雯珺稍带暗哑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


“新淳,喜欢按摩吗?”


黄新淳晕乎乎的趴在床上,不知道事情怎么发展到这种地步。
毕雯珺跨坐在黄新淳身上,微微弯腰使自己不撞上上铺的床板,双手从脖颈开始下滑,有力的拇指极具技巧的按压,舒服的黄新淳哼出一个气音。
毕雯珺眼眸一暗,凑近了黄新淳的耳朵,温热的呼吸使黄新淳耳尖泛红。


“新淳,你放心。哥哥一定轻点让你舒服。”

不会起标题

毕雯珺×黄新淳
欧欧西
瞎几把磕 随便写写
一句话彦归正传皇权富贵

毕雯珺感觉黄新淳最近一直躲着他。
这不,本是迎面而来的黄新淳看到他后目光闪躲了下,硬生生揪着陆定昊的袖口他拐进了Dance练习室。陆定昊一头雾水的挠了挠头,在看到毕雯珺从门口经过时瞥来的目光后又忽得明悟。

昔日队友恋爱后分手害怕见面尴尬只好默默躲避,真是令人感到遗憾啊!

陆定昊感叹,拍了拍黄新淳的肩膀递给他一个怜惜的眼神。
黄新淳:???

而有这种感觉的不仅毕雯珺一人,还有朱正廷。
朱正廷首先找了毕雯珺,在得知毕雯珺也不知缘由后才去找了黄新淳。
黄新淳抓着朱正廷的手,默默红了眼圈。这可把朱正廷急坏了,一个劲儿的安慰他,“新淳啊是不是毕雯珺那二傻子欺负你了?你跟哥说,哥找他算账去!”
“哥……”黄新淳哽咽,“我觉得我好坏啊……”

让我们把时间拉回春节放假那两天。
毕雯珺和丁泽仁一早就回了家,黄新淳撑着昏昏欲睡的脑袋看了朱正廷给他们化妆,哪怕他的视野看到的是毕雯珺的后脑勺他也觉得好看。
等他摸到手机时,打开微博鬼使神差搜索了毕雯珺。然后他察觉到不对来,却又模模糊糊的不知道什么不对,便下意识得逃避了过去。他抿了抿嘴唇做贼似的点开了一篇标题看不懂的文章,却把自己弄了个面红耳赤。他返回界面,仔细看了标题。

《欲》毕侃 彦归正传 R18。

原来这就是正廷哥提过的fanfic吗…男人之间也可以做这种事吗…黄新淳迷茫的咬唇,觉得自己的心脏像吃了加速器一样。
当晚他便做了梦。
男人压在他的身上,那双好看的眼睛炽热地盯着他因被顶弄而潮红的脸颊,好似要把他吸进去一般。而他淫荡的环抱住男人的双肩,难耐的呻吟、叫喊、哭泣。
“雯珺哥…哥哥……”
黄新淳被吓醒了,他觉得自己一定是个坏家伙,才会对宠溺自己的哥哥生出这种心思,又不知该如何面对什么都不知道的毕雯珺,只好能躲则躲。

朱正廷在听到彦归正传时红了红脸,却又在听到弟弟的想法时严肃了整张脸。他给黄新淳擦了擦眼泪,正经的神情让黄新淳惴惴不安的坐直了身体。
“新淳,你听哥说,喜欢是无罪的。”而且乐华谁不知道毕雯珺把你当男朋友养啊,朱正廷内心悄悄翻了个白眼。
与此同时,毕雯珺攥紧了拳头,对着亮着的手机说道,“正廷,开门。”

黄新淳在听到经由电波传来的毕雯珺的声音时已经慌了,揪着朱正廷的衣袖无措的求助,朱正廷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给毕雯珺打开了门,顺便走了出去把门关上。朱正廷叹了口气,深藏功与名的敲开了果然的门。

“彦辰彦辰彦辰,小学鸡的恋爱真令人心累。”
范丞丞:???
黄明昊:???

这边黄新淳简直想把自己藏到洞里,慌张的抠着指甲低着头仿佛做错事一般的,只知道呐呐的叫人。“雯珺哥……”
毕雯珺看着小孩子毛茸茸的头顶,叹了口气。
“新淳,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接着黄新淳便被收拢进了一个怀抱,有力的臂膀险些让他感到窒息,却如此温暖。

“从第一次看见你,我就想把你捧在我的心上。”

橘子汽水

毕雯珺×黄新淳
欧欧西
瞎几把磕 随便写写

今天是周五,天气很热。

黄新淳坐在高三教学楼前的小花坛边等,等毕雯珺放学。学校里静悄悄的,除了高三重点班的学生其他人已经走完了,只有重点班里老师慷慨激昂着讲课的声音。
陪黄新淳等的只有两罐橘子汽水,他估摸着毕雯珺放学的时间在自动售货机买了两罐,却没想到毕雯珺的老师会拖堂。
冰凉的易拉罐遇到高温晕开片片水迹,黄新淳拿起一瓶,擦干水珠后贴在脸上冰脸。

天气实在很热,平常活跃的知了也提不起劲来发出声音,大面积的地面受到暴晒,就连黄新淳头发的温度都有些烫手。
手里的汽水渐渐变成常温,班级里才传来老师下课的声音和同学们收拾东西的些微骚动。
毕雯珺一走出教室就看到黄新淳蹲坐在门前的小花坛边,橘黄色的团子缩成小小一团格外醒目,十分可爱,却让他笑不出来。

“你怎么不找阴凉的地方等。”
黄新淳抬头看见毕雯珺先咧嘴笑开,脸颊微微鼓起又带着些许红晕,让人生不起气来。他把另一罐汽水塞进毕雯珺手里,连声抱怨着老师拖堂拖的好晚哥哥一定很累的话才想起来回答毕雯珺的话,“我想让雯珺哥一出来就看到我嘛。”

毕雯珺拿很少撒娇此刻却语气软软的黄新淳没有办法,只好一腿屈起蹲下用空闲的手顺了顺他被汗湿的额发。黄新淳乖巧得任他顺毛,低着头随手拉开了汽水拉环。
毕雯珺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像在养孩子。

而后毕雯珺看着黄新淳喝橘子汽水的模样,又不这么想了。
易拉罐抵在他的唇上,橘色的罐子衬得他手指更为白皙,吞咽汽水时上下滚动的凸起的喉结让毕雯珺下意识得想要别过目光,却又舍不得离开。
“新淳,汽水好喝吗?”
“诶…?不是哥说……”
话语的尾音被仓促的掩藏,毕雯珺低头吻住了黄新淳。

柔软的嘴唇与湿热的口腔相互碰触,黄新淳悄悄地合上眼眸,不知何时双手抓紧了毕雯珺的校服衬衫,专心承受了这个吻。

是橘子汽水的味道。

存梗

1.白红玫瑰
龙贤 龙燮
求而不得和得而不惜 非现实向
大概是一篇中篇长短的狗血虐文 灵感来源于b站上的白红玫瑰

2.多年后的重逢 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够阻碍我们了
Sirius×Lucius
子世代与亲世代交叉 子世代剧情插叙亲世代感情
别看写着“没有任何人能阻碍我们了”其实本质上前面还是虐 感情回顾是裹着糖的玻璃渣

3.甜甜甜的互相暗恋
驼金
全程无虐 

4.好感攻略
赫海 
大概是李赫宰攻略李东海没想到李东海的任务(?)也是攻略李赫宰 不是穿书不是穿越也不是重生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嗯